js5金沙6038|首頁_欢迎您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学术研究  >  学术报道  >  正文

西悉尼大学德米特里·瓦多莱基斯教授来我院讲座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4

本网讯(通讯员:庞春华)2019年9月26日,西悉尼大学哲学系德米特里·瓦多莱基斯(Dimitrios Vardoulakis)教授受邀来我院讲座,下午3点在js5金沙6038B214报告厅做了题为“关于唐纳德·特朗普,摩西能教会我们什么”的学术讲座。

讲座开始,德米特里教授播放了一段唐纳德·特朗普的演讲视频,在此视频中,联合国大会的代表们嘲笑了特朗普总统的发言。由此,德米特里教授引出疑问:一个拥有政治权力的领导人为什么让自己处于被嘲笑的境地?为什么一个人会在拥有政治权利的同时又缺乏权威?

德米特里教授阐述关于权威的两个关键特征,第一,权威不容争辩与嘲笑,因为嘲笑意味着对权威的批判性评判。第二,权威的来源,即神学的起源与政治的来源。德米特里教授指出,如果一个人因为权威本身而被其他人服从,那么他拥有神学的权威;如果一个人因为被其他人服从而拥有权威,那么他拥有政治的权威。摩西既拥有神学的权威又有政治的权威,前者源于启示,后者源于律法。摩西是双重权威的代表这个观点,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统中很流行。然而,斯宾诺莎认为,摩西与上帝的沟通活动和对启示的解释活动创立了他的权威。

德米特里教授为进一步说明斯宾诺莎权威观念的激进性,运用阐释三幅画的方式对比了其它三种阐释摩西权威来源的观点。第一幅画是科西莫·罗塞利的《摩西与律法表》,这幅画的纵轴将摩西置于高于任何人之上,来刻画摩西的神学权威;而横轴描绘了摩西建立希伯来国家的道路,刻画了他的政治权威,他的阐释方式遵循着对权威的神学与政治起源的传统解释。第二幅画是费迪南德·博尔的《摩西带着十诫从西奈山降临》,画中描绘了摩西第二次从西奈山下山的时刻,强调了至高和至低的距离,在此画中,摩西的权威是建基于他比其他人更接近天堂(至高),因此,在这种阐释方式下,他的权威主要来源于神学。第三幅画是伦勃朗的《摩西打碎法板》,描绘了摩西在下令杀死那些沉迷于偶像崇拜的人之前,正要打碎法板的那一刻,对其他人生死的权威表明,摩西在此处的权威主要是政治性的。

介绍完摩西权威来源的观点后,德米特里教授讲到了斯宾诺莎对权威起源的回答。他认为在斯宾诺莎看来,自然知识是所有人共有的,预言只是自然知识的一种。然而,人们错误地认为预言优于自然知识,因此先知的语言,比如摩西的预言,是无可争辩的,这是摩西权威的来源。由此,斯宾诺莎认为,权威的起源是来源于一种错误认知,即启示或预言优于自然知识。

讲座的最后,德米特里教授回应了唐纳德·特朗普的演讲视频,谈到了在特朗普身上体现出来的权威与民粹主义之间的反向关系。他认为,像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领导人,由于他经常说一些人们喜欢听但不是真实的东西,因此他的权威慢慢变小。然而权威更大的领导人又不那么民粹主义,且其他人又不能与特朗普进行理性的争论,因为特朗普仅仅是在说谎。特朗普所拥有的是与权威相对立的东西,但却导向了与权威相同的东西,即不容争辩。

在提问环节中,德米特里教授与参会师生进行了互动,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。

(编辑:邓莉萍     审稿:刘义胜)